浦江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历史

当他的目光与林则徐的目光相对时,才发现林则徐的目光中有一股威镇一切的正气

日期:2020-01-05 来源: 评论:

[摘要]当他的目光与林则徐的目光相对时,才发现林则徐大义凛然,如剑如火的目光中一股威镇一切的正气。林则徐望诏谢恩,说:“臣谢恩。皇上万岁,万万岁。”琦善见林则徐镇定自若,故意大声喊:摘去林则徐的顶戴花翎!一阵呐喊,琦善的随侍参将走上前去,摘下了林则...……

当他的目光与林则徐的目光相对时,才发现林则徐大义凛然,如剑如火的目光中一股威镇一切的正气。林则徐望诏谢恩,说:“臣谢恩。皇上万岁,万万岁。”琦善见林则徐镇定自若,故意大声喊:摘去林则徐的顶戴花翎!一阵呐喊,琦善的随侍参将走上前去,摘下了林则徐的顶戴,拔去了花翎。原来清代高级官员的礼帽帽顶均缀红色之缨。帽顶中央为珠形帽饰,以珊瑚、蓝宝石、青金石、水晶、砗磲、金、铜等制成,按品级而分质色。

一品二品官为红色,三品四品官为蓝色,五品六品官为白色,六品以下官员为铜黄色。通常皇帝可赏给无官之人某品顶戴,亦可对次一等的官员赏以较高的顶戴,以示恩宠。花翎是顶戴的帽饰。花翎就是孔雀翎。以翎眼之多寡区分等级。普通皆一眼,高者二、三眼。早期仅贝子以上冠三眼,公爵冠双眼。后来逐渐滥赏,凡满族五品以上官员以及汉族官员有军功者均可赏戴。此时林则徐才感到一阵冤屈,虽然心中坦荡,但眼眶中却充满了泪水。

他心中为自己没有完成禁烟重任而难过也为一霎时被贬为庶民而感到轻松。接旨完毕,林则徐回到自己的书房。林升默默地给端来香茗,他点了点头,没有喝。不一会儿,关天培和许多林则徐的好友来看望他,安慰他,他一一谢过,说:“蒙各位多方协助,则徐才有些微成就。今日圣上怪罪,则徐惟有自责,不敢有他念异想。壮志未酬心不甘啊!则徐无他求,只祈愿吾中华日渐强盛,不为洋人所宰割。天渐渐转暗,客人一一离去。

林升端来晚餐,轻声说大人不必过于忧伤,身体要紧。天已不早,快用晚餐吧。”林则徐摇了摇头,说:“端走吧。我不想吃。”官场浮沉,他见得多了。削官去职,他并不在乎。他担心的是,广州的安危。他望着跳动的蜡烛,心中感到一阵阵困惑。窗外,海风习习,摇动着那高大的木棉树,抚拂着院中的青竹。他站起身,在室中踱步。他脑子里,忽然有了一副对联。走到桌前,铺开纸,提笔写道:治高分坐卧一楼间,因病得闲!

过时为学,庶品几秉烛老犹明。写罢,他诵读了几遍。最后自言自语说:“明天把它裱起来。他坐下,靠在椅背上,慢慢闭上眼睛,仍然自言自语:“明天把它裱起来一”林升悄悄走过来,望着自家主人。他叹了口气,心中说:“大人睡吧,你太累了。来到广州多少日子,这是你第一次早早地睡着啊!他拿过一条线毯,轻轻地盖在林则徐的身上,忍不住,热泪从脸上流下来事隔不久,道光皇帝又降旨将林则徐、邓廷桢流放新疆伊犁。

连曾举荐过林则徐的协办大学士汤金也遭严谴,连降四级,海风越吹越急,驱赶着厚厚的乌云,从东南天边驰来。乌云翻滚着,突然一道耀眼的闪电,将乌云撕裂,接着是忽隆忽隆的震耳欲聋的霹雳。闪电的霎时明亮中,一个身着戎装的战将,骑着战马向广州城疾驶。啪—他的马鞭在空中炸响。战马飞奔到总督衙门,那位将军跳下战马,向门闯去,口中呼喊着:“我要见琦善大人”卫兵上前拦住了他土大的他推开卫兵!

他仍然高喊:“不能撤防一大人不能撤防呀衙门忽然打开了,琦善出现在门前,怒吼:“大胆!把他拿下!”雷电交加,总督衙门的大堂上,琦善满脸怒气望着跪在下边的那位将军。琦善大声喝斥:你好大胆子!你是谁?跪着的将军抹了抹脸上的雨水说:“末将陈连升,原三江口副将,现调守沙角炮台。”琦善哈哈大笑说:“原来你就是陈连升!我正要找你算账,你倒送上门来了。我问你,是你与英军在磨刀洋交战?”“是我。”陈连升答。

“谁让你打的?嗯?”“奉林总督之命,带三千水兵,将英军赶出磨刀洋。”“是你先开的炮?”“对。攻其不备,方能取胜。”“混帐!你陈连升大胆。英军本不想打仗,是你首先挑起战火。今日你又闯撞总督衙门,违抗本总督撤防之命,该当何罪?”“末将无罪。抗击贼盗,忠于职守,怎说有罪?大人下撤防,末将以为不妥。这是林大人与军民费尽心血修筑起来,设置的边防啊!一旦撤防,后果不堪设想,望制台大人三思。”

陈连升的话,没有一句是善爱听的。他道:“放屁来人,推下去把他砍了”刀斧手一拥面上,连推带操,把陈连升押了下去。这时,几位幕僚走到善身旁,劝道:制台初到广州,不宜先斩战将,以免激起民愤。大人三思。琦善想了想,觉得此话有理,改口命令:“慢,暂免陈连升死罪,先押入死,如何处置,明日再议。”第二天,广东水师将士们得知陈连升被押,议论纷纷。不少将士联名写信给关天培,请他转请总督大人开恩!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www.pjsjlp.com 浦江资讯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