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无恙 华夏同舟

九年三班 王鹏楠

荆楚大地,鱼米之乡,西接巴蜀,东临豫章,有滚滚长江,流向东方。

古有屈子临江,吟诵《国殇》;后有闻氏忧民,最后演讲。地质精英,名为四光。天之骄子,海胜其享。

四海之中,此乃地灵之所;九州之内,斯是天赐之地。古今之人,莫不求能安居于此。

然,竟因人为,于己亥年末,有一病毒名新冠,生于首府江城。

初起时,病毒寥寥,只出一肆,名为华南海鲜。然,竟有人未觉其害,以民之生命如儿戏,漠视之。旬日,其毒弥散,竟至全城。无奈,封城以控之。

虽如此,然封城之前,已有人逾300万之众,悄然离城,八方走之。中有人竟携毒而出,有可知者,亦有不可知者,由是渐扩华夏。

当是时,民皆起,戮力同心,共抗之。有自告奋勇、挺身而出者,不惧危难,誓为国先,年关当值,与子同袍。党员先锋,身在一线,日复一日,抗击新疫。

又多少逆行者,落发上阵曰:“瘟疫不除,不留乌发。”更有为国捐躯,无所畏惧者,名垂青史,流芳千古。

华夏同心,众志成城,一方有难,八方协力,皆出财力,支援九州。炎黄子孙,有勇而能者,皆献余力。

为克病毒,掌事者出奇谋,运东方神速,已建火神雷神二院,所患疾之人,多集于此,效大增。

然,当此关头,竟有不顾国安危,造谣生事者有之、聚众赌博者有之,囤积居奇者有之,恐天下不乱。

此小人之举,激雷霆震怒,施之以法,言有于此时谋私利者,将缚于牢笼之中,关于铁窗之下。牟利者闻之,惧,不敢妄为。

我华夏万民,必将风雨同舟,砥砺前行,同心一处,共度难关。待此战尽,大获全胜之时,九州定将同贺,颂我华夏精神!

余乃一介书生,国难当头,力微才薄,唯有奋力读书,待来日亦做国家之栋梁,社会之脊梁,后报之。

庚子鼠年,上元节,吾作此篇,聊表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