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讲集 / 尧十三

尧十三

民谣歌手

各位《麓客》思享会现场的听众朋友们,大家晚上好,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尧十三,我是一个歌手,是一个从医学院毕业的歌手。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分享会,很害怕自己会说不了很多,所以今天准备了很多照片,希望通过对照片的简单解读跟大家分享我将近十年的生命历程。大概分四个篇章,第一个篇章是我的武大,第二个篇章是我和北方,第三个篇章是回到家乡,第四个篇章是我的以后。

我们从第一个内容开始。武大,我都有一点不好意思说我是武大毕业的。第一张照片是武汉大学医学部正门,已经被拆掉了,现在它是不存在的建筑。

第二张是一次活动,相片中的刘存哲医生是2007年全国优秀乡村医生。我们一个班的同学当时去看望他,跟他有很多交流和沟通。

这两张照片想表达我在大学时还是努力学习的,虽然最后有四门课没有过。

▲武汉大学医学院正门

▲尧十三和同学与“全国优秀乡村医生”刘存哲合影

上大学那几年花了很多时间在做音乐,大五的时候,我们学校武汉大学的毕业音乐会,相片里面的五位同学来自不同的乐队。

后来我在武大办了第一个个人专场,这场演出没有售卖门票,是我的同学朋友们大家一起来支持我。当时衣服是自己做的,当时觉得自己有一些个性,做了这样的衣服。

我演出的地方很漂亮,店主老陈以前是一个画家,老陈一直说让我去演出,可我想也许还没有达到演出那样的状态,一直觉得自己没有准备好。后来有一天老陈就打电话来说:“十三我把演出给你安排好了,就在下周六,你快准备一下吧。”就有了自己第一场演出,记忆深刻。

那时候因为很年轻,演出的时候总是很投入,很开心的话就会忘乎所以。

▲武汉大学毕业音乐会后台

▲尧十三第一场个人专场演出(在武汉大学)

我在大学一开始是玩乐队的,这是当时第一个乐队第一次去Live house演出。这个场地当时是很有江湖地位的地方,在这里能演出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哪怕在现在也是非常棒的。

那天有七八个学生乐队,都是来自不同学校,主办方希望拿一些比较优秀的乐队再做后面接下来的演出,最后把四支乐队凑到一起做了专门的演出,这是当时演出的照片。

▲尧十三与乐队在Live House演出现场

大学时候我第一次去上海,去了696house演出,这场演出当时叫做民谣自助车,我在这里认识了老周,认识了二哥,认识了小白,认识了王处,认识了很多民谣界的前辈。

▲尧十三在上海696hous

毕业以后我去了北京,然后在北京认识了很多很好的朋友。这是我在北京时的生活状态,这是我的生活,天黑以后我会把下面这个拉开,就睡在这里。

这是冬野家平时的生活状态,这组照片是一个摄影师朋友到家里面,有这样的想法,拍了一张照片。这只猫是冬野的猫,不是我的猫,我从来没有拥有过猫,但是我和猫的关系还不错。

▲在北京,住宋冬野家的生活日常

▲尧十三和宋冬野的猫

请大家注意这把琴,这把琴很有意思,一直到现在都留着,它曾经有过很多很美好的故事。宋冬野录了他第一首录音室的作品《董小姐》,用的就是这把琴。

后来有次我们去无锡的音乐节,四个人都用了那把琴,舞台的调音师听说这件事情以后高兴坏了,因为只要调一次音就不用再动了。

▲有故事的吉他

▲宋冬野录制《董小姐》

我去北京的3年里面,其实每年都在尝试录自己的专辑。可是平时的生活状态是这样的,大家可以看出来,那会儿的生活很窘迫,没有很好的经济条件去置办自己的生活,一直是这样的鞋,一直是这样的外表。

▲尧十三“北漂”时的日常

我和马頔一块去长沙巡演,但其实我已经回了南方。我在北京做完第一张专辑,在专辑还没有正式发行,还没有正式巡演的时候,我选择回了贵州,回到家乡和另外一帮朋友生活在一起。

刚回夜郎谷生活的时候,把专辑发布之后巡演的第一站选在了贵阳,这也是我第一次剧场演出。整个舞台的布置、陈设、灯光,让人第一次有这么高级的感觉。

▲尧十三和马頔,长沙巡演

▲尧十三个人专辑剧场巡演第一场,贵阳

那场演出结束以后,我们整个乐队就开始了全国范围内56个城市的巡演,巡演从第一年10月一直持续到第二年6月底,中间还穿插了一些音乐节的工作和演出。

一行人就拉着这几个行李箱,走了很多很多的地方。下面的小黑箱子是一个二胡,里边的二胡是我小学四年级时买的,现在都还很好。这个黑色的袋子里装的就是那把出现了很多次很多次的琴,这把吉他,在最后一场演出结束时被砸掉了,那是值得纪念的一刻,砸了琴,但挺开心的。

这几年,从武大毕业去了北京,然后北京回到贵阳,每一次生活的变化,其实都是非常深刻的。在夜郎谷的时候,大家有一些对于音乐创作不一样的想法可以碰撞。

▲56城巡演装备

▲在夜郎谷交流音乐

我在夜郎谷住的房间,窗外很漂亮。

我喝咖啡的咖啡勺是把手术刀。这手术刀是我父亲的东西,我爸爸以前是部队的医生,我从他手里接过这把手术刀,当时的意思是我要好好学习做一个好医生,结果一天医生都没有做。

▲在夜郎谷住所窗外的风景

▲尧十三父亲用过的手术刀

我的家乡在贵州省一个小县城,我记得在大学还没毕业时候,每次都要坐四个半小时的大巴车才能从县城到达贵阳。大概三年前的样子终于通了高速,并且有了火车,通高速以后,我还是要坐大巴才能到我的家。

其实我到现在没有自己的家,我父母家,也是我的家。爸爸妈妈在家里开小诊所,靠着一副药又一副药地抓,养大了我和我弟弟两个大学生。

家里的柜子和椅子年纪都比我大,我今年32岁,然而这个柜子起码35岁,因为它们是爸爸妈妈的嫁妆。

▲尧十三的家

▲尧十三家的药柜

回家的日子虽然简单平凡,但是充满了幸福。就像我喜欢吃烧洋芋一样,摆脱了所有工具,从火炉里面扒拉出来就可以吃,还特别好吃,我觉得这个食物特别特别真诚。

▲尧十三在家的日常

去年特别荣幸去了一趟美国,去美国演了几场演出。当时看到街上有马车,然而在自己的知识结构里面从来没有了解过它竟然是这样的,觉得很好玩。

我们去年一起去美国的团队,其中除了中间三位歌手以外,旁边四个老师他们其实都是四川音乐学院的同学,我在去年3月8日的时候就已经悄悄潜伏到了成都,一直和音乐学院的同学们在一起工作,尝试做一些新的音乐和歌。

▲在美国看到的马车

▲一起去美国演出的团队

今年还特别荣幸在年初的时候参与了一部医学电影,他们应该会在今年做出片子,参加电影节。我自己内心的小想法,希望今后能有更多这样的工作,能够开阔自己的眼界。

▲参与医学电影的拍摄

这是今天的结束语,上面有一句话和大家分享:生活中重要的不是凯旋,而是奋斗,其精髓不是为了获胜,而是为了人类变得更勇敢、更健壮、更谨慎和更落落大方。

谢谢大家!

文 /尧十三

图 / 方正、尧十三提供

编辑 / 成都Big榜